您的位置: 首页 > 英烈事迹
“先烈纪传”:模范区长——记荣成著名烈士梁葆奎
时间:2016-3-17 19:17:23 查看次数:

194547日,中共威海县委、办事处、参议会和独立营在桥头区兴隆山召开万人大会,隆重追悼被国民党特务杀害的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模范区长梁葆奎烈士。会场布置的庄严肃穆。县委书记和独立营的领导先后在会上讲了话,他们声泪俱下地追忆了梁葆奎的一生,高度评价了他入党以来,为抗战事业所做出的贡献,特别是他在担任里口区区长期间,在日伪军疯狂“扫荡”的艰苦岁月里,在顽固派特务猖狂活动的恶劣条件下,为打开里口区的局面,梁葆奎做了大量的卓有成效的工作,曾被胶东区党委授予“模范区长”的光荣称号。与会的广大军民怀着悲哀的心情,流着沉痛的泪水,悼念着这位模范区长。他们表示决心化悲痛为力量,继承烈士的遗志,积极支前,英勇抗战,坚决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为梁葆奎烈士报仇雪恨。梁葆奎烈士的家乡、威海市桥头镇柴里村(原属荣成市)的广大群众,请求政府将柴里村命名为葆奎村。

   

梁葆奎,生于1899年,籍贯是威海市桥头镇柴里村(今属荣成市)。祖籍是桥头镇孟家庄。清朝末年,梁葆奎的祖父,因生活所迫,被过继到柴里村的一户同姓的孤寡老人家中。这家是房旧地薄,葆奎的祖父携家带口来后,虽经艰辛地劳动,但并未使这个家业有多大转机,生活依然穷苦。葆奎的父亲兄弟二人,他排列第二。为了谋生,在清朝末年,他父亲跑到威海城里的一家澡堂当伙计。他辛勤劳动,省吃俭用,挣来的钱经年积累,捎回家去,在村中开了一个小杂货铺。兄弟二人苦心经营,小店铺由小到大,逐渐兴旺,不几年就发展成为一个有字号的买卖“庆善堂”。“庆善堂”的发达,家业的兴旺,也曾使梁家过起“红火”的日子。但好景不长。不久,就遭到封建势力的打击,一伙地痞无癞经常到店中寻衅闹事。豪绅的欺压,给少年时代的梁葆奎的心灵上留下了创伤。他仇视横行乡里的地主豪绅,同情受欺压的贫苦百姓。当讨饭的人到了他家,梁葆奎总是多拿些饭食给他们,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梁葆奎开始结交了一些穷孩子。

日月如梭,春去秋来。度过了17个寒暑的梁葆奎,四方大脸,五官端正,一双细长的眼睛,闪烁着机灵的光芒,流露出刚毅、豪爽的神情,适中的身材,显得匀称结实。他身强力壮,是乡间出类拔萃的英俊少年。这时,家业日渐衰落。为日后支撑门户,克强邻,护家院,父亲送他到外地拜师习武。师傅的数年心血,葆奎的几载汗水,使他的功夫大有长进,从拳术到刀、枪、棍、鞭,他都学了一套硬功夫。当地几名武林高手曾与其比试,结果均败在梁葆奎手下。为进一步深造,他经田学古、张焕珠等名师指点,身子更加不凡,不仅学得了健身克敌的硬功夫,更重要的是磨练出坚毅的意志和豪爽侠义的性格。从此,他嫉恶如仇,好打抱不平。这年夏天,孟家庄的3个地主恶少在河边调戏污辱洗衣服的一个年轻妇女时,恰巧被在此路过的梁葆奎遇见。他大喝一声,跑过去一顿拳脚将歹徒们赶散,救了这个被欺凌的女子。

1920年,梁葆奎结婚。这时,“庆善堂”濒临倒闭,家境每况愈下,梁葆奎只好在家种田。他白天务农,晚上习武。本村和邻村的穷朋友知道他会功夫,都请他教几路拳脚。梁葆奎的武艺超群,威震一方,引起了豪绅的怀恨,曾设法谋害他。一次,豪绅们买通了两个武林中人,妄图在比武中伤害于他。这二人是兄弟两个,当弟弟在比武时,几次下手暗算未得逞。其阴谋被梁葆奎识破后,他大喝一声,使出绝招将对手平地举起。当时,他虽满腔怒火,但仍不忍报复,只是轻轻地将对手放下。正要上前助战的哥哥,见此义举非常感动,羞愧地向梁葆奎谢恩,并说出了这次比武的内幕。

20年代末期,在反动军阀的统治下,文、荣、威边区一带的经济非常落后,交通十分不便。货物的运输只有肩担或靠独轮小车,几辆马车是屈指可数的,又因地势偏僻,劫路事件时有发生。那年头是兵匪一家,抢了谁的货谁遭殃,官府从不过问。当地几家财主见梁葆奎会武术,就动员他赶马车,乡亲们也愿积资相助。就这样,梁葆奎于1930年开始赶马车,在威海、文登、荣成一带搞运输,途经豹虎山、江家口等险要之处。是年隆冬的一天傍晚,寒风凛冽,雪花飞舞,路上行人绝迹。此时,梁葆奎正驱车豹虎山下,车上载着乡亲们委托他到威海卖的几百斤花生米,还有其他一些货物。猛然间从路旁窜出3个手持刀、棍的人吆喝着要劫车。梁葆奎见状立即跳下车,双方交手后,3个劫车的被打得抱头鼠窜。这时,梁葆奎站在路旁,大声喝道:“我叫梁葆奎,赶车穷人,这次饶过你们,下次就不客气了。”梁葆奎赤手空拳打跑了3个劫道歹徒的事成为佳话,很快就在文、荣、威一带传颂。从此以后,梁葆奎的马车驰骋在文、荣、威大地,强人们闻名丧胆,从未敢再找麻烦。

梁葆奎赶马车,待人热情诚恳。他体贴穷人的贫苦和残疾人的艰难,谁托他捎个东西和搭个车都会给个方便。一辆马车是社会的一角,不同信仰,不同身份,不同职业的人坐在车上,在一定的场合下都会有所表演。时值30年代初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革命运动风起云涌,坐车的人也时有议论。梁葆奎从出外归乡的客商中得知在江西共产党领导穷人闹革命,翻身得解放。这些消息,使梁葆奎感到既新奇又兴奋。从这时候起,他的好朋友、文登县西字城村的一个姓刘的和大水泊一个姓于的教师,多次向梁葆奎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和苏区红军胜利的消息,并向他分析形势,指出国民党是地主豪绅的总后台,不打倒国民党的反动统治,穷人是不会得到解放的。进步人士的熏陶,革命思想的影响,使梁葆奎对共产党有了认识,更加不满国民党的反动统治。

1936年春,他搭救了两个人。那时,国民党在威海开展禁烟,声称凡是抽鸦片的人,第三次被捉去的就要枪决。一天,孟家庄的警察捉住两个抽大烟的人,要搭梁葆奎的车到威海报功,并告诉他,这两个人是第三次被捉的,这次押到威海就没命了。梁葆奎对戒烟是支持的,但对戒烟中只惩平民,不办富户是反对的。他到威海进出商行,看到达官贵人、豪绅巨贾吸毒贩毒,官府从不过问,而只拿平民百姓开刀,使他十分气愤。由此,梁葆奎产生了恻隐之心。于是,他在餐馆特意请两个警察喝酒,将其灌醉。两个抽大烟的在他的示意下趁机逃走了。

时至1936年,梁葆奎的家庭因买卖的倒闭,负债累累,财产变卖,家境一贫如洗。

   

193777日,北平发生卢沟桥事变, 日本帝国主义大举进攻中国,华北危急。此后的两个月,流亡的大学生和逃难的人陆续来到威海。梁葆奎看到这些衣衫槛楼、流离失所的人们,心里非常难过。他痛恨万恶的日本帝国主义,怨恨国民党和蒋介石的妥协、退让、不抵抗政策。就在这关系到国家存亡的紧急关头,中国共产党发表了抗战宣言,号召全国人民起来抗战救国。19371228日,胶东的英雄儿女,在中共胶东特委的领导下,发动了天福山起义,竖起了胶东第一面抗日救国大旗。1938115日,又爆发了威海起义。213日,人民抗日武装奔袭牟平城,激战雷神庙,杀得日伪军人仰马翻。这些胜利的喜讯使梁葆奎非常振奋。事实使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抗日武装,才能实现抗日救国的大计。他对家人说:“有共产党领导,中国就有救了。”是年3月,威海沦陷。为抗击侵威日军,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三路,在指挥丁光、政委孙德润的率领下进驻桥头区。“三路”指战员下乡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活动,使威海东南乡一带群众的抗战热情十分高涨。这时,梁葆奎听说共产党领导下的队伍开来了,喜出望外,急忙跑到“三军三路”驻地要求参军。在那里他见到了大水泊那个姓于的教师(现已在“三路”工作)。梁葆奎向他说明来意后,因年龄偏大,于同志动员他留地方工作。回村后,他一面积极发动群众捐款献粮,支援抗战,并将自己家中仅有的一袋麦子和菜窖里的萝卡送给部队;一面动员亲友参军,首先把儿子梁义海送到“三路”驻地参军,又动员了邻村孙锡凤等7名青年参加了“三路”。在梁葆奎的带动下,柴里一带的参军支前、抗日救国工作开展得很活跃。

根据梁葆奎在抗日救亡斗争中的表现,以及他会武艺、熟地理等条件,党组织决定叫他干地下交通员。当时,他主要在文荣威一带送信。有一次组织派他到蓬黄掖去执行任务。他化装成商人,假装为威海的一家商号联系生意,巧妙地骗过日伪军的搜查和国民党“游击队”的刁难,较好地完成了任务。

19386月,“三军三路”西上蓬黄掖。因工作需要,梁葆奎留下来继续坚持斗争。193810月,中共威海特支在雅格庄成立。就在这月,党组织根据梁葆奎的表现和志愿,由梁吉元等二人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桥头区的形势进一步恶化,日本侵略军的魔爪已伸向孟家庄一带,国民党郑维屏部也在公开镇压共产党。为了使党所领导的抗日救亡活动正常地开展下去,在当地党组织的领导下,梁葆奎担任联络员,并在村中组建抗日自卫团和抗日救国会。

梁葆奎的活动引起了敌特的注意。1939年初春的一天上午,梁葆奎与其子梁振元正在村东的山夼里拾草。有20多个日本侵略军,在汉奸的带领下,包围了梁葆奎的家要搜捕他。农民梁成元得知消息后,急忙跑到东夼,找到梁葆奎,通知他赶快逃走。梁葆奎见身份已暴露,不能在当地坚持工作,遂投奔八路军东海部队“老八营”。

梁葆奎40岁参军,随部队转战在东海地区。在部队他是个长者,又是“老八营”中3个老党员之一,深得营领导和战士们的尊敬。他先在营部任传令班长。1941年后,“老八营”整编为胶东军区第五支队二团,梁葆奎被提升为通信排长。在部队战斗和生活的3年里,他得到了锻炼。战斗中,他曾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传令通信,圆满地完成了首长交给的任务,多次受到表扬。驻防时,他不是去帮助护理伤病员,就是去帮房东干活,始终保持着人民子弟兵的本色。梁葆奎还有一个特点,他每到一地,有空就到村民家串门,宣传党的抗日政策和我军的胜利消息,揭露日伪军的残暴罪行,发动群众积极参军参战。3年来,梁葆奎动员了40多名青年参加了八路军和地方抗日武装。

在部队期间,梁葆奎得了腰疾,病情与日加重。为了照顾他的身体,组织上决定调他到地方工作,任威海卫里口区副区长。当时,日伪军对里口区控制较严,为打开局面,梁葆奎和区里的其他领导一起深入敌区开展工作。他曾冒着生命危险到张村等有敌人据点的村庄,在敌人鼻子底下活动,建立联络点,搜集情报。在梁葆奎等区领导的努力下,里口区的抗战工作逐步开展起来了。

1942年冬,日本侵略军两万多人,对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了空前的大“扫荡”,威海的日伪军更是猖狂,所到之处,烧杀抢劫,无恶不作。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梁葆奎和区上其他领导一起,开始向文、荣一带转移。日伪军从威海步步向南逼近,扬言要把八路军赶到东海淹死,反动气焰十分嚣张。部队几次实施突围,均未成功,情势十分危急。此时,梁葆奎心急如焚。为挽救大家,他主动向组织提出:要亲自侦察敌情,为部队和群众突围选突破口。经上级党组织批准后,他巧妙地绕过敌人的封锁线,凭借着地形熟,在冰天雪地里与敌周旋,侦察敌情。他终于发现:夜间狡猾的敌人在封锁线上的交通要道和开阔地处,发起大火,百十来步就有一堆火,虚张声势,只有几个伪军把守;而在地形险峻,看来不易突破的地方没有生火堆,则埋伏重兵,企图以此来引诱我们上钩。敌情摸准后,梁葆奎急忙返回向上级汇报。党组织根据梁葆奎所提供的情况及时指挥突围,使被包围的军民都安全地转移了。被日伪军包围在沟于家一带党的机关干部,也在一夜之间按照梁葆奎所提供的路线冲了出来。在文、荣、威一带,敌人苦心经营的冬季大“扫荡”,至此以失败而告终。

为了表彰梁葆奎在反“扫荡“中的功绩,胶东区党委授予他“模范区长”的光荣称号,并奖给他一支撸子手枪。1943年春,梁葆奎被提升为里口区区长。从此,梁葆奎身藏短枪,手提黄包袱,以走亲戚的名义,在里口区开展工作。乡亲们见他态度和蔼,平易近人,都亲切地称他“梁老头”。

1943年,日伪军在威海做垂死地挣扎,加派重兵控制烟威和荣威两条公路干线,妄图以此维持其法西斯统治。威海的凤林区地处威海南郊,是荣威公路必经之地,日伪军在此防守较严。为加强凤林区中队的领导,开展武装斗争,打击日伪军,党组织决定调一名既有战斗经验又善于做群众工作的同志担任区中队长。就这样,梁葆奎又担任了凤林区中队长。上任后,他首先整顿了区中队。一方面,他抓好民族斗争教育,从甲午威海之战讲到抗日战争,历数日本侵略军的滔天罪行,进一步激发起指战员们对日本侵略军的仇恨,更加坚定了对抗战必胜的信心。另一方面,他积极着手整顿组织,并在区中队内挑选10几名思想好、枪法准、机智勇敢、战术灵活的队员,组成一支精悍的小分队,经常深入敌占区活动。他们抓特务,惩治汉奸,发动群众破路、掐电线,一时间搞得日伪军黑白不得安宁。19447月初的一天深夜,梁葆奎率领区中队配合威海卫行政办事处公安局政卫队攻打蒿泊据点。他率队负责阻击从威海方面来的增援之敌。战斗打响后,长峰之敌赶去增援,他率先出击,以猛烈的火力,消灭了援敌的先头部队,迫使日伪军不敢贸然前进,从而赢得了时间,保证了主攻部队顺利地完成战斗任务。在1944年的秋季攻势中,梁葆奎率领区中队配合威海独立营攻据点、打伏击,较好地完成了各项战斗任务。在柳林村附近配合文东独立营二连阻击从威海方面出来增援双角山之伪军时,他带领区中队,首先接敌,用步枪、手榴弹打退敌人的多次进攻,坚持到文东独立营二连按时进入阵地。是年秋,一伙溃散之敌从文登向威海逃来,梁葆奎得到消息后,便率领区中队埋伏在路边的青纱帐里。当敌在此路过时,他们象猛虎似的扑向敌人,将其全部抓获。

   

1944年秋,国民党“游击队”丁部溃散,其参谋长郑金生带领部分溃兵窜到威海里口区,与原盘踞在那里的郑部残余联合起来,这就增强了国民党“游击队”在里口区的势力。他们与日伪军勾结,破坏党组织,捕杀抗日军民,强迫群众送粮送款,一时间闹得里口区乌烟瘴气。由于日伪顽联合向我抗日军民进攻,使里口区的形势急剧恶化,刘文华和邵树山两任区长,先后被国民党特务和日伪杀害。中共威海县委派去的干部待不下去,敌人活动很是猖獗。在这严峻的形势下,党组织决定派一位忠诚、坚定,智勇双全,又能联系群众的干部任里口区区长兼中队长,这个艰巨的任务就落到梁葆奎的身上。

梁葆奎受命于危难之时,深知这副担子的轻重。他是抱着宁死也要打开里口区局面的决心上任的。临行前,妻子为他的安全担心。他安慰妻子说:“到危险的地方去工作,这是党组织的信任。我是共产党员,哪里艰苦、哪里有危险,就应该到哪里去。我也可能遇到不幸,万一是那样,还有咱儿子义海在部队。为了打鬼子,我豁上去也值得。”就这样,梁葆奎辞别了妻子、儿女,走上了与敌殊死战斗的岗位。

上任后,他先是带领区干部在边缘区活动,走村串户,宣传抗日,锄奸除特,发放救济粮、款,把党的温暖送到贫困百姓的心坎上,受到当地群众地热烈欢迎。他们说:“梁区长送救命粮来了,共产党是我们的大救星。”随着工作的开展,梁葆奎决定深入敌占区,他怕别人去出危险,便单人匹马地闯了一次。他这样做,既缩小目标又便于活动。到敌占区后,梁葆奎夜间下村活动,白天躲在可靠的党员家中研究敌情。经过几天的工作,终于摸清了敌人的活动规律:日伪军是夜伏昼出,郑部是昼伏夜出,他们的活动正好倒个个儿,搞得老百姓日夜不得安宁。加上郑部的这帮家伙,大多数是当地人,地理熟、关系多,在村中又有密探,对我党的活动极为不利,有不少党员和抗日群众惨死在这些家伙手中。情况摸清后,梁葆奎就返回驻地,组织了几个武装工作人员复入敌占区。白天,他们公开下村与日伪军周旋,夜间则换个村子与郑部特务进行斗争。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们在张村以西的几个村子站住了脚。同时,还惩治了几个罪大恶极的汉奸特务,除掉了敌人的耳目。随着工作的深入,里口区的局面终于打开了。白天,日伪军不敢轻易地出来骚扰;晚上,郑部残余和特务的活动也有所收敛。为此,敌人对梁葆奎怀恨在心,曾以两千块大洋的悬赏,来缉拿梁葆奎。郑部残余阮学勤曾歇斯底里地叫嚣:“活着要人,死了要尸”。

1945年春的一天,区中队副老毕奉上级的命令要率区中队去骚扰张村据点的伪军,并伺机活抓日本的翻译官。不巧,老毕的匣子枪坏了。梁葆奎从腰间拔出撸子手枪给他,老毕执意不要,并说:“这是上级奖给你的,我不能用。”梁葆奎见他那固执劲,使劝道:“你是去执行上级的任务,没有枪怎么行,把它带去吧!我这几天在峰西村一带活动,发放救济粮款,问题不大。”在梁葆奎的说服下,老毕十分感激地接过了手枪。

1945年的3月,里口区在闹春荒,穷苦百姓啼饥号寒。为了解决人民群众的疾苦.梁葆奎请示上级拨下两万斤粮,还拨了一些救济款。他忍着腰疾的疼痛,夜以继日地到各村发放。328日晚,梁葆奎带领区里的文书等4人,到前峰西村发救济款。进村后,村长邵洪锡向他汇报说:“这几天晚上,村里有特务活动,你可得留点神。”梁葆奎略加思索说:“咱们行动快点,把救济款发完了就走。”村长正在召集人时,突然村外响起了枪声。为了避免发生意外,在村民张振武的护送下,梁葆奎转移到皂河北村东的土崖下,不巧与国民党特务戚务本等遭遇。几个特务用手枪逼着梁葆奎跟他们走。这时,他身上除了一个黄色工作包袱外,什么也没有。他面对着这几个穷凶极恶的特务,毫无惧色,大义凛然,历数日伪军和国民党特务的暴行,劝特务们立即改邪归正,放下屠刀,重新做人。这些怙恶不悛的反动家伙,不由分说,便要向前擒拿。梁葆奎飞起一脚将一个特务踢倒,又猛地一拳把另7个家伙打翻在地。他正要夺路而走时,戚务本的枪响了,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他。

梁葆奎倒在血泊中。里口区人民的好区长--梁葆奎同志,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里口区的群众得知梁葆奎牺牲的消息,十分悲痛。当烈士的灵枢运往桥头区柴里村的那天,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痛哭流涕,夹道相送。为了表达哀思,人们把成捆成捆的烧纸放在梁葆奎的棺木上和运灵的大车上。

里口区人民知道梁葆奎家里很穷,他出来革命,其妻儿老小有时还要讨饭度日,便自发地凑起了一笔钱,在柴里村为烈士的家属买了几亩地,用以维持他一家人的生活,藉以告慰党的好儿子、人民的好区长梁葆奎烈士。

194547日,中共威海县委、办事处、参议会、独立营,在兴隆山墓地,为梁葆奎烈士树立了纪念碑。其碑文中写着“梁葆奎为国家为民族之精神,勇于战、敏于事、坚其志、苦其行的美德和作风,将与英名永存。”

梁葆奎烈士,万世流芳。

   

   (田荣)

    


主办单位:山东省荣成市民政局    信息维护:荣成市烈士陵园    
联系电话:0631-7571799    鲁ICP备16007588号-1    
鲁公网安备 371082020001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