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英烈事迹
“先烈纪传”:虎胆英雄 一一记荣成著名烈士梁学福
时间:2016-3-17 19:19:07 查看次数:

梁学福,荣成市埠柳镇学福村(原名东豆山村)人,是抗日战争时期活跃在文()()()边区的一位赫赫有名的武工队长。他英勇善战,屡建战功,是当地人民心目中的传奇式虎胆英雄。1943129日于荣成黑石战斗中不幸牺牲。为了表彰英雄业绩,1944年胶东区党委和胶东军区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授予他“一等战斗英雄”的光荣称号。1945年,威海人民政府将他的出生地一-东豆山村命名为“学福村”。

   

1917年农历正月26日,梁学福在埠柳镇的东豆山村出生了。父亲梁增然因生活所迫,先后在逍遥山的庄子沟和本村豆山寺看山岚子,全家人拼死拼活地干,还不得温饱。学福的兄弟姊妹13人,因饥饿和疾病相继夭折8人。在那暗无天日的旧社会里,全家人在死亡线上痛苦地挣扎着。

学福15岁给地主当长工,成天跟着给地主家干活的伙计们上山下坡,早晚回家还得挑水、拉草、翻圈、垫栏。地主逼伙计们干重活,吃粗饭,几乎每顿都是硬饼子加咸菜,有时还吃不饱。学福忍受不了地主的剥削与压迫,便同伙计们想着法子同地主老财斗,不久便被地主赶出门来。他先后又到南港西村、杜家村和孟家庄村给地主当雇工。天下鸟鸦一般黑,在那黑暗的社会里,穷人是没有出头之日的。学福全家人一直呻吟在穷困的深渊里。然而,阶级仇恨越深,他胸中反抗的烈火越旺。

   

1940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胶东抗日救国运动风起云涌,各县相继成立了抗日民主政府,并拉起了抗日武装。人民军队的红旗,在胶东上空迎风飘扬,召唤着抗日救国的优秀儿女。

这年初冬,学福经本村党组织的介绍,告别了父母妻小,怀着复仇的烈火,光荣地参加了荣成县四区区中队,不久转入威海县大队武工队。从此开始了戎马倥偬的战斗生涯。

1941年农历正月初三的黄昏,学福参军后第一次回家。由于伪村长告密,第三天清晨,孟家庄据点的日伪军就包围了村庄。他从容不迫地拐着粪篓子走出了家门,避开了敌人的岗哨,脱了险。妻子韩秀之也抱着儿子逃出了东豆山村,投亲戚家躲了起来。

后来,为了韩秀之母子的安全,威海大队部派交通员接他们到办事处驻地一一文登县岭东村。第三年,部队又把学福的父母和二弟学祯接到了抗日根据地。

1941年“八一”前夕,部队号召捉敌人,夺枪支,向建军节献礼,学福积极响应。一天晚上,他只身来到马井泊据点附近,埋伏在路旁草丛里。两个夜间巡逻的伪军路过这里时,他当即箭一般跳出来,用手枪对准敌兵胸口,厉声道“不准动,谁动打死谁”两个伪军惊魂未定,手中的长枪早被学福夺下来了。这样,两个伪军连同他们手中的枪支,都成了学福献给“八一”建军节的礼物。

建军节后不久,武工队奉命除掉威海海埠邵家村两个作恶多端的汉奸。这天傍晚,王喜凤队长带领5名战友,由学福引路,从小山口村出发,在漆黑的夜里,跋山涉水,行程70余里,天明时分,来到崮山后村北的茔地隐蔽待命。晚上,他们又急行军10余里,来到海埠邵家村。他们先到村东头汉奸邵金尧门口,学福率先破门进院,见了邵金尧,一个箭步窜上前,当头来了一个封门拳,把他打昏在地。王队长迅速地把昏迷中的邵金尧两手背剪捆绑起来,拖出门外。接着他们又到村西头活捉了另一个汉奸邵金海。他们沉着地押解两个汉奸,连夜送交我办事处。第二天,就在文登县青口岚村西山处决了这两个汉奸,为百姓除了害,为死难的同志和乡亲们报了仇。

同年冬天,学福和4名战友,从文登埠岚村出发,早饭后,来到荣成报信村埋伏着,战友王成德拐着粪篓在路上放哨,以旱烟袋锅打铁锹为信号,县大队一个班也同时来到这里并担任警戒。他们互相配合,准备截获一批日伪军的棉衣。中午,从西面走来两个人,一人牵着骡子,骡子驮着两个大麻袋包;一人背着手枪,推着自行车,一前一后走来。这就是马井泊据点的汉奸便衣王喜,从草庙子据点往马井泊据点押送军衣。当他们走进伏击圈时,放哨的发出“铛铛铛”的信号,学福勇猛地扑上去,4名战友紧跟着蜂拥而上。敌人见势不妙,掉头往回跑,这时我西山头的战友当即开枪进行阻击。在枪声中,学福在前面牵着骡子, 4名战友在后面吆喝着,抽打着,骡子四蹄生风狂奔起来。不多时,他们便来到文登县西字城村,把缴获的物资交给了办事处,胜利地完成了任务。

   

   三

文登驾山一带的大刀会,在日伪豢养下,反动气焰十分嚣张。他们疯狂地破坏抗战,残酷迫害人民群众,死心塌地为日伪效劳。为了消灭大刀会,文、荣、威联防指挥部决定,集中兵力,抓住战机,予以打击。

194254日,文登驾山战斗打响了。 文荣威3县抗日武装在王子明指挥下,向大刀会总部驻地文登岚宅村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激战中,学福怒目圆睁,奋不顾身,杀入敌营,夺下敌人的大刀,击伤罪大恶极的大刀会头子乔桂茂。在文、荣、威抗日武装的沉重打击下,猖獗一时的反动武装大刀会终于覆灭。在这次战斗中,学福荣立战功,部队号召广大指战员向他学习。驾山战斗不久,我军接受了群众的要求,决定除掉草庙据点伪中队长吴扒皮。他在草庙一带凶狠毒辣,敲榨勒索,抢劫民财,老百姓恨之入骨。这个任务光荣地落在武工队肩上。他们经过周密准备之后,开始行动。

草庙集这天,赶集的人群熙熙攘攘,学福与队员们扮作农民混进入群。来到集边,小刘去岗楼附近观察敌人的行动,学福和老邹进饭馆吃饭。不一会儿,街上传来了“卖土豆”的叫声。这是小刘报告吴扒皮已到集上的信号。学福、老邹听到后,马上走出饭馆来到街上。此时海鲜市上老宋(我武工队员)高声叫卖鲜对虾。因为对虾贵重,容易引来吴扒皮。他俩便向海鲜市走去。果然,吴扒皮带两个护兵来到海鲜市。吴扒皮站在卖对虾人的对面,卡着腰板着脸,命令道:“卖虾的听着,这份虾我统统包了!”两个护兵动手抢虾。这时学福和老邹交换了一下眼色,学福当即勇猛地扑上去,卡住吴扒皮的脖子,把他摔倒在地,老邹接着上前一步,用手枪对准吴扒皮的后脑勺,“砰”的一枪,只见吴扒皮晃了两晃便丧了命。两个护兵刚逃出几步,就被打翻在地。枪声一响,赶集的人群,一窝蜂似地乱碰乱撞,东藏西躲。学福他们趁机离开了草庙集。半小时后,一群伪军赶到现场,只见到海鲜市上横着的尸体和一滩肮脏的污血。从此,学福的声威大震。侵华日军威海驻军司令部下令通缉梁学福,桥头据点伪中队长梁俊逸奉命悬赏缉拿他,并以暗中盯梢,增派密探等手段,妄图铲除这一“心腹之患”。

一天晚上,学福和6名战友在白马西村休息,不料,被敌哨侦知。拂晓,孟家庄一个班的伪军把院子围住,并狂叫:“活捉梁学福1”还向屋子里打了3枪。情况万分危急。战友们都眼巴巴地看着学福。他急中生智,果断地投出两颗手榴弹,院子里翻滚着浓烟,伪军们慌忙退出院门。这时,学福当机立断,打开后窗,让战友撤出,他在后掩护。当伪军再次包围上来时,学福和战友们早已消失在青纱帐里。

   

在对敌斗争中,除严惩罪大恶极的汉奸、反动透顶的大刀会和作恶多端的伪军头子外,还在敌伪人员及其家属中进行宣传瓦解工作,促使他们看清形势,弃暗投明,立功赎罪,重新做人;并为东海司令部搞到两匹马。

一次,学福冒着生命危险,闯入戒备森严的的威海城,诱出伪新民会商业分会长戚仁亭,到我抗日民主政府会谈,争取他从军需物资方面支援我方。

这年秋天,东海司令部需要从敌人养马场搞到几匹马。这个任务交给了学福和李春山等同志。他们经过周密的调查,制订了行动方案。一天傍晚,学福带领战友,从文登沟于家村出发,跋涉40公里,半夜时分来到威海塔山,再直插后营西沟。然后,他们兵分两路,一路留下6人到后营南面的大桥边担任警戒;一路由学福率领,敏捷地摸到养马场,跳过围墙,开了大门。院内一片漆黑,马夫宿舍亮着微弱的灯光。学福用手枪逼着马夫开了后门, 4个马夫瞪着惊恐的眼睛,呆呆地望着这不速之客。学福命令道:“不准动,如果不老实,毙了你!”马夫乖乖按学福的命令把马备好牵出来。他们很快出了大门,来到约定地点。其他战友听到联络暗号,迅速从大桥边接应过来。这一队人马顺着原路,直奔庙增南山,在这里把马夫放回。拂晓时分,武工队员们牵着马,来到威海羊亭南山麓的姜南村,把马交给前来接应的同志,又返回沟于家村。这次行动,使威海日伪军惊恐万分,在城区加紧戒严,持续数日。

1942年粉碎敌人大扫荡后,我部队弹药奇缺,为了搞到弹药,学福绞尽了脑汁。他通过文登县西字城村卖盆罐的刘老头摸清了桥头据点一个伪军小队长的家属住处。第二天晚上,月昏星暗,他和战友两人来到桥头村,从一条胡同里翻墙进院,敲开屋门。伪小队长不在家,他的老婆惊恐失色,连连求饶。学福把伪小队长的老婆拖出门外,喝了声“跟我走”,把她带到西字城村家庙里,向她讲明形势,交待政策,最后给她交待任务:“今天叫你来就是要弹药,如果10天内交不上子弹,就别怪我手下无情!”她千应万诺,立下了保证。放回后数日,她便托人转来200发子弹。以后,这个伪小队长经常向我们提供一些子弹和情报。由于学福出色地完成任务,立下了战功,又具有指挥能力,这年冬,被晋升为武工队队长。

   

1943年春天,学福被调到威海城厢区(一区)区中队,担任中队副。这个区就在威海日军司令部鼻子底下,情况复杂,日伪势力嚣张,必须对伪职人员进行争取瓦解工作,才能使我方的抗日活动得以顺利开展。

一天,我方获悉,戚家庄的一个人从郑维屏匪部回家,带了一支马拐子枪和一支手枪,又与威海日伪特务科有联系,我方决定捉拿他。于是王队长和学福等人来到戚家。他正在炕上喝酒。学福闪电般地冲上去,踢翻桌子,酒瓶飞到地上。姓戚的刚想摸手枪,学福手疾眼快,抡起枪柄狠狠敲了他的右肩头,迫使他举起双手投降。王队长忙用绳子把他捆起来带走。刚到望岛泊,迎面来了两个人,学福大喊:“干什么的?”对面反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学福马上应道:“我们是宪兵队查夜的。”来到近处一看,原来是两个伪军,他们各扛一匹布。这两个敌人在武工队员的手枪威逼下,驯服地当了俘虏。学福他们把这3个人连夜押到抗日根据地。姓戚的在我公安局受训两个月,提高了觉悟,作了认真反省检查,愿意重新做人,后来加入我区中队从事抗日工作。

不久,学福奉命捉拿威海卫一区伪区长戚秀岚。此人是日伪的忠实走狗,勒索民财,无恶不作。这天夜里学福根据己侦察的情况,带战友来到伪区长家。他住的是三进房,墙高宅深。他们一连爬过三道院墙,进了第三进院。伪区长的老婆从梦中被惊醒,便问道:“谁呀?”学福应道“王队长(指威海伪军第二大队长玉树芳)叫我们来请区长去打牌。”伪区长老婆心想:晚上他走时,说今晚和王队长去打牌不回家了,怎么……她完全明白了,慌张开门,“扑通”一声跪在门口。学福他们接着把屋里查看了一遍,没有找到伪区长,学福对伪区长老婆说:“我们是八路军,今晚来请区长,你告诉他,要是想做中国人,就到我们那里认罪,给他改恶从善的机会。”说罢,便翻墙越院出了戚家。伪区长回家得知此事,惊恐万状,赶忙通过戚家庄村长(我地下党员)转告,他要见见王队长。经我方同意,约定好时间。一天清晨,学福指挥战友在戚家庄布好岗哨。早饭后,戚秀岚乘坐马车来到戚家庄村公所,王队长向他进行了一番爱国主义教育,并提出了三个条件:()不要忠实日伪政权;()对日伪派下的捐税,要一抗二拖,实在拖不下去,要摊派给富户;()不要替日本鬼子捉人。伪区长连连点头应允。临走时,王队长一字一板地说“后会有期”。自此,打掉了他的威风,煞住了他的凶气,再不敢轻举妄动。两个月后,他就辞去了伪区长的职务。

   

   六

随着抗日武装力量不断壮大,对敌斗争形势有了很大发展,开始对日伪军展开了局部反攻。这年夏天,学福率领战友来到崮山后村,他们的任务是偷袭崮山后伪派出所。半夜3时许,他们摸到派出所门外。学福从西墙纵身一跳进了院内,把大门打开,然后独自一人闯入屋内。屋的西间亮着灯,一个坐班的伪警抱着枪正在打瞌睡。学福上前一把夺下枪,飞脚把他踢倒。伪警从梦中惊醒,爬起来跪着喊“饶命”。这时,战友们已冲进屋里,迅速将墙上6支步枪取下来。6个伪警被吓醒,不知所措,全部被擒。不到10分钟就干净利索地结束了这场偷袭战斗。他们怀着胜利的喜悦,押着俘虏,扛着缴获的武器,凯旋而归。秋天,温泉汤伪警察所的警察(我敌工人员)向办事处报告,伪警察所长去威海,当日不归。部队当即命令县大队派出一个排和区中队5人,由江营长指挥袭击伪警察所,当晚从荣成韩家地村出发。10时许,来到威海温泉汤南河崖,与我敌工人员接了头。县大队兵分两路:一路埋伏于河西桥洞里,以防威海来敌;一路隐蔽在河东路旁,以截击桥头、孟家庄、江家口等据点之援敌。江营长和学福带领一班人紧跟我敌工人员向伪警察所逼近。他们先把岗上的门叫开,江营长飞起一脚踢倒哨兵,学福一把夺下哨兵的步枪,喝道:“站住,别动!”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率先冲向营房,踢开屋门。江营长当即向屋内打了一枪,学福大吼一声:“不准动,缴枪不杀!”战士们蜂拥而上,闯入屋内, 10几支愤怒的枪口,对准了床上的伪警察。大部分敌人光着身子当了俘虏,只有几个摸黑从后门跑往北山头伪军岗楼里,伙同伪军进行顽抗。这时,龟缩在岗楼的伪军鸣枪射击。子弹划过长空,呼啸着飞向警察所院里。

江营长和梁队副镇静自若,并让战士从厨房旁抱来柴草,放火烧了警察所。我们的勇士,冒着敌人的火力,押解着17个俘虏,扛着20支步枪,在熊熊的火光中迅速地撤出战斗。学福在撤退时,脚部受了重伤,他咬紧牙关,强忍剧痛,在战友的搀扶下,步履艰难地返回原驻地。

第二天,办事处召开了庆功大会。学福荣立了战功,坐在光荣席上。在场的群众敲锣打鼓,慰劳军队。军民同庆胜利,皆大欢喜。

学福在家养伤不几天,我方敌工转来情报称:孟家庄据点的中队副许子明及护兵在威海卫后营受训,今日从威海返回。为了进一步了解威海敌情,部队决定活捉敌人。学福虽然伤势未好,但他坚决向领导请战,并被批准。

翌日,就是那个令人难以忘怀的1943年阴历129日,学福带领战友于拂晓前赶到江家口村东头,安排好警戒,学福扮作搂草的,另一战友扮作拾粪的。他们一前一后来到荣成黑石村北公路上。这时天刚破晓,他俩相距约百米,学福在东,战友在西,他们不时抬头向东西瞭望。约8点钟,一个骑自行车的人从东而至。学福判定来人就是到威海接许子明的敌兵,当即冲了过去,撞倒了自行车,扑到来人身上,动手下他腰里的手枪,敌人抓住枪拼命挣扎。学福转身用铁钳子般的双手狠狠地卡他的脖子,敌人张口咬学福的手腕子,学福刚一松手,敌人爬起来撒腿就跑,学福向他开了一枪,击中了他的臂膀。恰在这时,东面又上来3个骑自行车的,他们是南台据点伪中队长佟海山和他的两个护兵,全是便衣打扮。他们要去威海,不料在这里,同学福相遇。佟海山老远就看出前面拦路的是八路,于是紧蹬几步,一靠近就向学福他们开了数枪,战友当场中弹牺牲。学福脚部受伤爬在地上,怒火中烧,向敌人投出一颗手榴弹,被护兵踢到路旁爆炸了。山上3名战友发现了敌情,就向敌人射击。佟贼心毒手狠,对准学福连发数枪,学福当场中弹,壮烈牺牲。

噩耗传开,我党政军民无不悲痛欲绝,气恨难平。为了给人民除害,为烈士报仇,是冬,我东海独立团担任主攻,威海和荣成县大队有力配合,一举摧毁了敌人号称“牢不可破”的南台据点,炸瞎敌酋佟海山,消灭了全部守敌。

梁学福同志迈着英雄的步伐,走完了26年的革命路程,长眠于荣成市烈士陵园。他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他的英雄业绩,将万古流芳,永垂不朽!

   

   (滕学才、林治民、王可鹏、王民秀整理)


主办单位:山东省荣成市民政局    信息维护:荣成市烈士陵园    
联系电话:0631-7571799    鲁ICP备16007588号-1    
鲁公网安备 37108202000165号